硅谷不相信危机,分析师怒怼扎克伯格“无能”

最近我听到了很多关于美国经济衰退,导致美国科技巨头日子不好过的说法。昨天我还看到一位久负盛名的券商经济学家写了一篇“全球经济进入比烂时代”的报告。我不太懂宏观经济,不过从经济数据层面看,上述言论似乎有些道理:美国GDP已经开始下滑(注:美国GDP增速是年化环比,不是同比,二者有微妙的区别),通货膨胀热到发烫,而美联储收缩货币的决心不可逆转。

因此,现在美国很可能已经进入了衰退轨道。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最大的几家互联网公司——所谓”MAGA”(Microsoft, Meta, Apple, Google/Alphabet, Amazon)的日子应该也不会太好过。于是,最近一个星期我认真温习了这几家公司的二季度财报和电话会议纪要。结论是:虽然它们的财务业绩喜忧参半,但是从人员扩张层面看,我完全看不到任何衰退的迹象。

除了Apple之外,其他美国科技巨头都会按季度公布员工数据。上个季度的情况是:

Microsoft扩招了4000人(与上个季度相比,下同);

Alphabet(Google的母公司)扩招了10108人;

Meta扩招了5300人;

Amazon缩减了99000人。

请注意,Amazon的数字存在很大的欺骗性,熟悉这家公司的投资者应该都能理解:

Amazon的绝大部分员工从事物流工作,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兼职的,但是财报并不会区分全职和兼职员工。上个季度缩减的绝大部分应该是兼职员工。

根据Amazon管理层的说法,在一季度,因为害怕疫情反弹,物流系统增雇了大批员工;等到二季度疫情再次缓和之后,这些员工就有些多余了。

与一年前相比,Amazon仍然新增了18.8万员工,稳居美国第二大私营雇主的行列(猜猜第一名是谁?)。

事实上,主流互联网公司员工的同比扩张速度都很快,增速都在两位数。Microsoft, Alphabet, Meta, Amazon合计同比增雇了27.8万人;即便不考虑Amazon这个异数,另三家公司合计同比也增雇了9万多人。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互联网行业能够一味地歌舞升平下去。就算是丰收的年景,也有欠收的人家,这两年欠收最严重的就是Meta(原名Facebook)。在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及其同僚明确表示,“考虑到不利的宏观经济形势”,接下来几个季度的人员增长速度会“大大放缓”。但是,当分析师询问Meta是否打算在2023年裁员时,管理层并未给出肯定答复。从常识看,“人员增长大大放缓”和“裁员”之间,还是存在很明显的差距的。

与此同时,至今仍在享受高速增长的Alphabet,在财报电话会议中也表示“将降低招聘速度”,但是在三季度已经预订有一大批员工入职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校园招聘)。换句话说,下个季度Alphabet的员工规模仍将保持较快速度增长。管理层认为,直到2023年,才能对人员扩张速度有一个“更清晰的预期”——但是完全没有提到裁员的可能性。

Microsoft管理层在电话会议中的语气则是最积极、最坚定的:“从本季度开始,我们还将增雇1.1万人,主要在云计算工程、LinkedIn、客户服务和大客户销售等部门。”不过,管理层还是承认,与前一个财年(Microsoft财年开始于每年7月1日)相比,本财年的雇佣速度将会放缓,聚焦于“核心增长领域”。

别忘了,Microsoft对Activision Blizzard(动视暴雪)的收购将在2022-23财年之内完成,届时又将增加约1万名新员工,而且全是在游戏这一个领域。考虑到Microsoft充裕的现金流以及死磕游戏业务的决心,它再完成几个大手笔的收购从而再增添几千员工是很有可能的。

可惜的是,Apple季报没有公布员工人数,电话会议也没有对员工规模给出任何指引;我们得等到年底的年报才能看到大致情况。不过,考虑到今年上半年Apple的财务表现还不错,市场对即将发布的iPhone 14的期望值也比较高,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Apple员工的同比增速也在两位数,环比增速应该在5%左右,或许还要更高。

在人均收入方面,情况可能有些复杂:上述公司均计划给员工加薪,有的还给出了明确的加薪时间表。然而,由于最近半年美股表现欠佳,员工拿到的期权价值可能缩水。而且,新增人员往往会位于“成本中心”,例如Meta将持续扩张亏钱的元宇宙(Reality Lab)业务,而Alphabet也将把大量人员配置在Google之外的业务。我们只能保守地预测:如果不考虑期权,上述互联网公司核心部门员工的现金薪酬在未来一年内仍将呈现稳定的上升态势。

在粗略浏览了上述财务数据之后,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一个疑问:危机?什么危机?在硅谷,哪儿来的什么危机?

无论如何,居安思危的意识还是要有的。最近三个季度,Meta在财报电话会议中都在反复强调“美国及全球互联网广告需求都在急剧减弱”,本季度又强调“尤其是电商行业、游戏行业的需求特别弱”,并且提出了“我们当前所处的经济周期是前所未有、历史上最复杂的”这一说法。

对于扎克伯格等人的上述说法,分析师和投资者分成了两派:

有少部分人认为,扎克伯格讲的很有道理,硅谷乃至整个欧美科技行业的衰退早就在进行了,其严重程度一直被低估。而且这一轮经济周期确实与以往不同,所以调整时间可能更长。

大部分人则认为,扎克伯格这么讲纯粹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以及Meta的全方位落后。Google的广告收入还是热的发烫,Microsoft的云计算收入也很坚挺,这就是对Meta毫不留情的驳斥。与其归咎于什么“危机来了”,还不如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该干嘛。

那么,你又赞成上述那一派呢?